言亱

沉迷JOJO中,徐哥廚,但也吸吉吉(。
霹雳还是有看的,阴阳师半退坑

[白金承]
*度我又開坑寫白金承(#
*我真的覺得好香喔(承:食堂潑辣醬那裡有變態揍他(#
*幼承,ooc嚴重,雷者自繞(可能荷莉濾鏡(被打
*私心拿藍色的來寫ouo(我是拿超像可動的
*想說那時還沒取名就不以白金之星的名義稱呼了(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承太郎靜靜的待在樹蔭下,盯著斑駁的光點瞧。
這些小小的圓點隨著樹葉的擺動閃現,對於還未接觸太多人事的孩子,是宛如鑽石般的存在。
風起了。
微涼的空氣拂過樹梢,樹葉擺動的幅度大了;光點躲躲閃閃的,像是在玩捉迷藏。
承太郎額前的一绺髮絲亦隨風跳動著。
他抬起頭想尋尋那些光點的源頭,不料雙眸卻撞進一個壯碩的身影。
他有藍色的肌膚,部份是紫色的;穿著肩甲,帶著白色的手套,寬厚的大掌正適合。
「是你弄的嗎?」
他只是搖了搖頭,不發一語。
「你是什麼?」
他難以回應。

「是天使吧。」
沉默良久,承太郎的眼神堅定的看著他。
「可是你沒有翅膀。」
明亮的眼睛暗了下去。
他不知該如何是好,只好捧著孩子的臉蛋,靜靜的凝視著他。
承太郎感到安心。
「對了,也有沒有翅膀的天使啊。」
承太郎抓住捧著他臉蛋的手,淺淺一笑,透著孩子擁有的純真。

[白金承]無題
*反正我不會撩,將就將就吃自己腿肉(咬
*ooc莫怪
*沒有然後謝謝(。
然後是五部承(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承太郎正在沙發坐著小憩,壓低了帽沿,淺淺的呼吸聲在辦公室裡異常清晰;連日的思考讓很久沒有如此費神的他有些招架不住。
白金之星貼心的端了一杯咖啡,飄散在空氣中濃郁的香氣使承太郎稍微清醒一點;他望向白金,白金只是將咖啡放到茶几上,然後輕輕的摟住承太郎,雙眼直視著他。
「我在。」
那雙眼神這麼訴說著。
承太郎微微勾起了唇角。
歲月靜好,不過如此吧。

[白金承]
*練一下病病感,雷的話請繞
*亂寫,這邊比較ooc,替身有自己的思想,可以給本體知道,但是也可以不讓本體知道
*然後諸君是四部承喔(uwu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金難得露出了全身。
承太郎知道,只有在他遇到危險的時候,亦或白金有點小脾氣的時候,白金之星的全身才可能會露出來。
「Star? 」
在他看來自己並沒有什麼狀況,可是白金卻有些失控;他自身後環抱著承太郎,越抱越緊。
嫉妒?
或許是吧?
白金雙眼發怔,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。
腹肌,胸膛,鎖骨……脖子。
脖子。
承太郎的脖子吸引他凑近,然後他咬了一口。
替身是沒有呼吸的,但是白金無比興奮的情緒透過大腦傳達,彷彿高亢刺耳的音符貫穿了耳膜,直達天聽。
事出突然,承太郎被白金的情緒起伏轟炸的體無完膚;他咬牙撐持清明,想釐清緣由。
「St……」
唇在張開之際,被強行打斷。

[閨蜜組]
*太可愛了我我我想產(承承哭暈在角落
*渣文筆,瞎打的段子
*屌x徐倫,雷者請自行繞道
*用愛發電,ooc見諒,假設jojo是戲,各位其實私底下很不錯XDD
*徐倫跟承太郎戲裡是父女,戲外也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卡!徐倫去補一下妝,準備下一幕。」
「OK。」
從鋼絲上下來,徐倫鬆了一口氣。
她四處張望,搜索化妝師的身影。
化妝師好像跑出去摸魚了。
「……」
徐倫內心滿滿的髒話。
只好自己補。
「徐倫,要不要我幫你。」
DIO從戲棚外走了進來。
「欸?!DIO !怎麼是你?不是沒你的戲嗎?」
DIO晃了晃手機。
「來關心一下你啊,不歡迎嗎?」
這場戲確實DIO是不用來的;但是承太郎臨時被抓去幫忙,不能來探班,擔心女兒的某爹就拜託DIO來關心一下。
「倒不是……只是……」
徐倫擺擺手,表情略顯尷尬。
「哈。」
DIO忍不住笑,發出了一個單音。
「算了,不鬧你了吧哈哈,趕緊坐下,我幫你補妝。」
「啊,那就麻煩了。」